威尼斯人棋牌游戏平台

作者:我是墨水  执魔最新章节  执魔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执魔最新章节第1239章 大修之下第一仙(一)(18-12-13)      第1238章 一门师徒无双绿千古水宗两人青(18-12-13)      第1237章 酒色财气君莫沾(18-12-13)     

第1238章 一门师徒无双绿千古水宗两人青


  耳闻宁凡有难,雷泽老祖顿时面色大变。
  此刻的石室山,有四方清气冲天而起,亦有无边浊气如地龙苏醒,翻滚而行。清气与浊气交织在石室山的小天地之中,彼此之间每一次撞击,都会发出彗星相撞般的轰鸣;有大道纹路浮现于天地间,于轰鸣声中相继崩溃;又有异香飘散在天地间,原因不明。
  “不好!石室山小天地竟在崩溃,小师叔定是卷入了这场崩溃,才会受伤!”
  当下,雷泽老祖也顾不得与纯阳祖师、鱼主多说,抽身飞遁而出,便要进入石室山一探。
  岂料,他才刚刚踏入石室山范围,天地间忽然出现一个紫色掌印当空按落。这掌印仿佛直接按在大道脉络之上,一按之下,石室山中的崩溃陡然加剧,继而便有数万道带着微弱紫光的大道裂痕从三个方向,一路撕裂天地,朝雷泽老祖袭至。
  “道友当心!”纯阳祖师、鱼主惊声提醒,可还是晚了一步。
  那些大道裂痕撕裂前行的速度太快,雷泽老祖根本无法闪避,只来得及稍稍张开防御,便被其命中,倒飞而出的同时,周身更是被撕裂出无数血痕。
  “嘶…”
  周身撕裂的血痕虽说只是轻伤,雷泽老祖还是惊得倒吸了一口冷气。危急关头,他发动了封号力量,险之又险张开了千尺风墙,因此才能抵挡住绝大多数的崩溃之威。但凡他的防御慢上半步,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!
  “这紫色掌印,莫非是…”
  雷泽老祖隐隐有了猜测,心中顿时升起极为不妙的感觉。
  再抬头时,果然就从石室山崩溃的天空之上,看到了三张散发着紫光的傲慢人脸。
  天杀的!那居然是天道魂的脸,直接浮现于苍天之上,俯瞰着芸芸众生,眼中带着不可一世的藐视!
  且这不是普通的天道魂,居然还是幻梦界内极为罕见的紫面天道魂!
  更可怕的是,紫面天道魂居然一来就是三个!
  “老夫,人参仙!”
  “老夫,灵芝仙!”
  “老夫,鹿茸仙!”
  “奉天承运,仙皇诏曰:此地天道现由我道魂三仙接管,此子乃是我道魂三仙的猎物,无关之人,滚!插手此事者,杀!”
  三张紫面人脸齐齐发出吼声,话语里蕴含的三道紫色天威汇合在一起,铺天盖地而来,化作紫气横扫三万里!
  在那紫色天威冲击之下,即便是北海真君都无法站稳身形,直接倒飞出无数距离;此地其他老怪同样身形狼狈,被那天威震扫至极远之外,再也无法接近石室山了!
  “好可怕的威压!这种感觉,莫非竟是那位存在遗留于此界的少许威压!”众准圣皆是大惊,非圣人,根本不可能有人承受得住这等威压,更不可能有人顶着这种威压闯入石室山!
  只因这是天威,且是极为特殊的紫色天威!
  在紫斗幻梦界,这种紫色天威有着极不寻常的意义,那紫,代表的是紫斗仙皇,自然不是第二步修士可以抗衡!
  眼前的三个天道魂既是紫面,又能借用紫斗仙皇的少许威压,毫无疑问,他们就是传说中的紫面天道魂!是暗中吸食过紫斗仙皇威压的特殊存在,身份凌驾于普通天道魂之上!
  历史上,紫面天道魂仅仅现身过七次,皆是遇到了非杀不可之人,故而出现!引下紫面魂的人,不乏准圣,其中甚至包括一名二阶准圣,但却无一例外皆被紫面魂所杀!
  今日,是紫面天道魂的第八次出现,且一次引来了三个,绝对是旷古未有之事。这些紫面魂的目标,毫无疑问是宁凡。那么问题来了,宁凡能从三名紫面魂手中生还吗?所有人都持怀疑态度!就连见识过宁凡实力的雷泽老祖,也不认为宁凡能挡住三名紫面魂的诛灭!
  北海真君目光阴沉,望着浩荡三万里的紫色天威,似不服一般,伸手一摄,想要强行摄一缕紫色天威,将之压服。其结果,是他用上一身道行,居然也只能摄来头发丝细小的天威入手。
  只一缕天威,放在手中居然沉重如天,这不是物质层面的重量,而是道的重量!这是…紫斗仙皇的逆圣之道!
  拿不动,太重,太重了…
  北海真君偏不信邪!能在幻梦界这等贫瘠之地修到二阶准圣,他自然也是心高气傲之辈。他不信自己会输给一个死去无数年的老家伙,他不信自己连对方一丝威压都无法降服。他偏要办到此事!
  “雨化仙!”
  但见北海真君口中念念有词,雨师封号之力顿时汇聚在掌中,如涓涓雨流,欲直接化掉那丝仙皇威压。
  其结果,是他彻底触怒了这丝威压!这丝仙皇威压原本不欲与众生计较,但偏偏北海真君要螳臂当车,于是这丝威压陡然一晃,化作一团熊熊燃烧的紫火!
  若是宁凡在场,必定能够认出这紫火的气息,与天荒仙门内的紫火一般无二,皆是紫斗仙皇的神通所化!
  以眼珠怪的本领,当年闯入天荒仙门追杀阴墨,都无法硬抗紫火的伤害,只能取巧遁逃。此刻北海真君惹怒了这紫火,自然落不得好。
  但见紫火火苗一窜,北海真君连反应都来不及,握住火焰的手掌直接烧成了飞灰!继而那紫火重新化作一缕紫色天威,回归到紫气三万里的队伍里。
  啊!
  北海真君惨哼一声,面色已是惨白,内心更是狂跳难止。
  这一刻,他后悔了!后悔自己不自量力,去挑衅那名紫山斗海无上存在的威严。身处幻梦界的他,果然只是井底之蛙,他和紫斗仙皇的差距太大,他连死去无数年的一缕仙皇威压都无法战胜!
  经此一试,北海真君已经试出,这紫火之内确有仙皇的力量残留,若这紫火愿意,被其烧毁的东西绝对无法靠着疗伤复原。幸运的是这紫火终究是对他手下留情了…
  “有劳长桑道友帮我治疗一二!”北海真君伸出断腕,对长桑道人道。
  “这…仙皇所造之伤,我没有把握…”长桑道人亲眼目睹了紫火击伤北海真君的一幕,答复没有半点底气。
  “放心,那丝天威对我没有杀意,故而这伤尚可医治。大概在第四步的存在眼中,我的挑衅根本不值得动怒,这就好比我等仙修不会因清风吹拂而真正动怒一般,故而他仍是手下留情了。”
  “好吧,我便姑且一试,但不保证一定成功。三桑开花!”
  果然如北海真君所言,几乎是眨眼之间,长桑道人就把北海真君的伤势治好了。
  手掌能够复原,自是不幸中的万幸。只不过经此一事,北海真君一行人皆对那神鬼莫测的紫色天威心存畏惧,连带的,对掌控着这等紫色天威的三名紫面天道魂也不敢太过忤逆了。
  “那三名紫面魂似乎想要亲手斩杀宁凡小儿,不欲我等插手,既如此,我等切莫忤逆他们,卷入此局。连老夫都在那紫色天威之下吃了亏,可见那紫面魂的厉害。有此三魂在,宁凡小儿必死无疑,我等只需留心封锁周围天地,莫让此子从山中逃走便是。”北海真君吩咐道。
  “是极,是极!那宁凡小儿今日怕是要死无葬身之地了,我等只需静观其变,便可坐收渔利,没有必要与那三名紫面魂扯上关系!”长桑道人附和道。
  “死无葬身之地可不行!本座可是为了吞噬此子古神血脉而来,若此子被紫面魂杀成飞灰,血脉尽毁,本座岂不是要无功而返!”神足大仙不满道。
  “道友莫要冲动!难道你想在紫面魂杀死宁凡以前,抢其首级,吞其血脉?不智,不智啊!万一此举惹怒了那三魂,道友找来大祸,我等可是不奉陪的!”极冰上仙第一个出言反对。身为曾经的紫斗仙修,他对紫面魂的存在深为忌惮,宁可对上远古大修,也不愿对上紫面魂的围剿,毕竟对上远古大修他还有自保的余地,对上紫面魂则非死不可…
  “哼!道理本座明白,本座自然不会傻到与那紫面魂为敌,自是有些不甘罢了。”神足大仙冷哼道。
  “说起来,若是此子自取其祸而亡,北海道友许诺的报酬还作数否?”土府星君同样皱眉,他关心的却是北海许诺给他的酬劳。
  “呵呵,土府道友大可放心,纵然宁凡小儿是被紫魂所杀,老夫也不会赖掉之前的承诺,必不教诸位吃亏的。至于神足道友所担心的事情…这样吧,倘若道友此行真的无法吞噬宁凡小儿的古神血脉,老夫会另外准备一份厚礼送与道友,如何?”北海真君宽慰道。
  “也只能如此了。只不知道友另备的礼物是何物…”后半句,神足大仙是传音询问的。
  北海真君同样传音作答,一听竟是不逊于古神血脉的宝贝,神足大仙方才面色缓和。
  …
  由于有三名紫面天道魂的命令在先,北海真君一行人不敢插手灭杀宁凡之事,只作壁上观,窥伺一旁。
  但这并不代表宁凡的处境变好了。
  雷泽、纯阳、鱼主面色皆是空前凝重,他们宁可宁凡被北海真君等人盯上,也不愿宁凡被紫面天道魂盯上。
  紫面天道魂本身倒不是多么可怕,麻烦的是,这种特殊的天道魂吸食过紫斗仙皇的威压,故而一身神通非同小可。没看到连不可一世的北海真君,都在紫面天道魂面前低下了高傲头颅么,足可见问题的严重性…
  一丝紫色天威就能击伤北海真君,倘若三万里天威同时降临,雷泽等人谁都没有保命的把握。
  面对三名紫面魂,雷泽等人没有半点胜算。就连雷泽老祖带来的一众星宿古帝,此刻也都犹豫不决了,没有勇气与那横行三万里的紫气为敌。让他们与北海真君为敌,他们敢;让他们和这种毫无胜算的仙皇威压为敌,他们不愿…
  怕死乃是人之常情,若是为了自身信仰,这些星宿古帝也未必就真的怕死了,可让他们因为守护素未谋面的宁凡而死,他们终究还是不太情愿的!
  “雷老祖!属下不知你与那远古大修赵简究竟有何交情,可公是公,私是私!属下身为星宿古帝,此身只愿为四溟宗而死,不愿与那紫面天道魂为敌!若您老人家执意要插手此事,则恕属下下一步离开!”
  “请雷老祖三思!”
  “此三名紫面魂身怀仙皇的力量,见此三人,如见仙皇,我等四溟宗修士尊的就是仙皇,岂可忤逆!”
  “雷老祖,不可冲动啊!大厦将倾,独木难支,纵你有心拯救,又岂是那三名紫面魂的对手,或许引来紫面魂的远古大修赵简自有妙计也说不定…”
  “属下听闻赵前辈曾在蛮荒救过无数仙帝,不过属下并非其中之一,不欠赵前辈因果,也没有替赵前辈赴死的道理!”
  众星宿古帝纷纷进言,想要劝阻雷泽老祖继续插手此事,一个个都想抽身而退,免遭灭顶之祸。
  见此一幕,雷泽老祖的心顿时凉了一半,他很想怒骂这些没有勇气的星宿古帝,可转而一想,若此行帮助的不是小师叔,而是一个不相干的外人,他绝对也会抽身而退的。他又有什么资格责怪这些人呢…
  “罢了,罢了,你们都回去吧。这是老夫的事,这是老夫的小师叔,不需要你们救,也轮不到你们救,老夫,自己救!”
  雷泽老祖叹了口气,挥挥手,遣退了众星宿古帝。
  被紫面魂盯上的,是他的小师叔,他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理,即便对手换成了紫面魂这等可怕存在!否则他日后有何面目去见鹤师伯!对了,还有鹤师伯,若鹤师伯出手…
  雷泽老祖眼前一亮,一瞬间看到了拯救宁凡的希望。当下不再犹豫,就想以秘术给远在光族禁地隐居的全知老人传讯。
  岂料他才刚有传讯的意思,全知老人竟似看破了他的想法一般,直接从无数星空之外的光族禁地,传音到了他的耳内!
  “不用传音了,老夫看着呢!老夫倒要看看,这几个人参鹿茸的玩意儿,可能伤到老夫师弟半分!若他们真能伤及宁师弟半指,嘿嘿,老夫便掀翻这紫山斗海,杀光紫山斗海所有人,再一路杀回真界,杀回鸿钧老贼秃跟前!老夫要杀地,杀天,杀轮回!老夫要杀杀杀!老夫要给师弟报仇雪恨!师弟,师弟啊,师兄对不起你,对不起你…”
  完了!鹤师伯又在发疯了!此刻是疯劲还没上来,但若是小师叔有半点差池,鹤师伯绝对会彻底疯狂,在紫山斗海大开杀戒的!
  雷泽老祖顿时欲哭无泪了,他现在不害怕小师叔被紫面魂所伤了,他害怕鹤师伯发起疯来没人压得住了!和发疯的鹤师伯比起来,紫面魂简直就是可爱的婴儿宝宝,一点都不可怕!
  “算了,先不靠鹤师伯了,我还是自己出手,帮一帮小师叔吧。那几个星宿古帝有件事说的没错,以我对小师叔的了解,他既然引来了三名紫面魂,定然早有准备,不可能毫无办法。我只需从旁协助一二,或许真能击退这三名紫面魂也未可知…”
  雷泽老祖长舒了一口气,暗暗催动封号之力,踩着一界之风朝三名紫面魂逼近。
  便在雷泽老祖动身的瞬间,纯阳和鱼主同样有所行动了。
  让雷泽老祖震撼的是,这二人居然没有和那些个星宿古帝一样选择离开,而是选择和他一起应战三名紫面魂!
  这不科学!
  这太不科学了!
  宁凡是他的小师叔,所以他才愿舍命相救,可眼前的二人和宁凡又有什么过命交情?为何还愿继续这趟浑水,难道不知道那些紫面魂的可怕吗!
  “二位莫非与我小师叔有过命交情?!”激动之下,雷泽老祖终于还是问出了心中疑惑。
  一听此言,纯阳与鱼主皆是一愣,继而相视之后,哈哈大笑。
  “过命的交情?哈哈哈,道友此言差矣!老夫是个生意人,和谁都没交情,只和钱有交情。可就算是钱,也有买不来的东西,就算是老夫,也有想管闲事的时候。偏偏老夫是个不喜欢半途而废的人,既已插手此事,就没有半道抽身的道理,否则如何对得起紫斗仙修之名!若老夫因为此事付出不可挽回的代价,便教宁道友事后好生补偿好了!只希望那个时候老夫还能好好活着,狠狠搜刮宁道友一把…”纯阳祖师洒然大笑,既不因为话语沾染铜臭而羞愧,也不因为面临死亡而惧怕。
  “此言大善,当浮一大白!鱼某人从前只当你吕纯阳是个为情所困、贪生怕死的懦夫,想不到竟也是个伟丈夫,真男子!急人之义,自然没有半道而退的道理,且鱼某平生最讨厌欠人因果,既决心要偿还一二,则莫说敌人是什么紫面天道魂了,便是更可怕的存在,鱼某也要拔剑相向的!带长剑兮挟秦弓,首身离兮心不惩!”
  嗤!
  但见一道寒光冲天而起,鱼主已拔剑而出,朝三名紫面魂当中的一人杀了过去。
  没有更多的言语,只有死战于此的决心,那动机也绝不是为了什么交情,仅仅是为了自身的处事原则!
  “相逢恨晚,相逢恨晚啊!”
  纯阳祖师放声大笑,踩着一枚巨如磨盘的古钱,同样冲向了三名紫面魂的其中一人。
  那种视死如归的豪气,深深感染了雷泽老祖。从纯阳、鱼主身上,雷泽老祖看到了无数紫斗先烈的影子,这才是真正的紫斗仙修,这才是真正的紫斗仙修!
  和这二人一比,仅仅是为私事而赴死的他,显得太渺小了…
  “风来!”
  雷泽老祖一声长啸,朝着三名紫面魂的最后一人冲了过去。
  一面冲过去的同时,一面还分心关注石室山内部的情形,想看看此刻的宁凡是否被那三名紫面伤伤及性命。
  只可惜,此刻石室山内部小天地处处都在崩溃,清浊二气交织于天地间,他根本什么都感知不到,神念连百丈距离都放不出就会被紫色天威粉碎。
  根本感知不到宁凡的死活!
  但他坚信宁凡一定还没死,一定还在石室山的某处躲藏,否则鹤师伯一定已经在发疯了!
  “哼!蝼蚁好胆,竟敢与天为敌,阻挠我等杀那猖狂小儿!”
  人参仙的道魂之躯被雷泽老祖打了出来,气得他吹胡子瞪眼。
  奇耻大辱,奇耻大辱啊!他可是堂堂紫面天道魂,在一众天道魂当中地位极其崇高,居然被一个修士打出了本体,脱离了天道,真是太丢人了!
  被打出本体的人参仙,外形是一个白须飘飘的老道士,道袍之上绣着神山参的图腾,修为约莫相当于一万一千劫的准圣。
  神山参是真界道魂族的之一,并不是什么大族,这名人参仙也不是族里的重要人物。
  他脱离族人已经很多年了,其身困死在紫斗幻梦界之中,再无返回真界的希望。
  他偷吃过紫斗仙皇寄存在天道内部的少量威压,因为这个原因,他本身实力虽然不强,但却有十足的信心杀死雷泽老祖!
  “原来你只是一个一阶准圣,修为尚不及老夫!”雷泽老祖松了一口气,只要眼前的紫面魂修为没有超过他,这场架或许还有的打。
  “哈哈哈!对我等紫面天道魂而言,修为算什么!本仙根本不需要使用任何修为,只需招来紫斗天威,杀你何须百息!”
  人参仙双手一合,开始施法,霎时间,天地间的清浊二气朝雷泽老祖卷了过来,更有紫色天威蕴含其中,任何被那紫色天威波及的事物,顷刻就被烧成了飞灰!
  雷泽老祖招来一界之风,化作万里风牢,试图抵挡紫色天威,却只十余息,便被紫色天威击溃!
  他面色难看之极,又祭出刚刚获得不久的太古阴风力量,可即便是太古阴风,也降不住紫斗仙皇的威压,又十余息,再次落败。
  “该死!若无这紫色天威,你岂是老夫对手!”
  雷泽老祖打得憋屈无比,不得不祭出风伯口袋,将封号虚空的力量尽数使了出来,试图将人参仙驭使的紫色天威吸入口袋里面。
  幸运的是,人参仙的紫色天威对雷泽老祖的杀意不高,故而没费太大力气就被雷泽老祖吸进口袋了。
  不幸的是,风伯口袋根本容纳不了第四步仙皇的威压,一吸入仙皇威压,内部空间顿时开始崩溃!
  按照这个崩溃速度,最多只需要千息,他的风伯口袋就会彻底报废,连同他的风伯封号一起,永远毁去!
  只有千息而已!
  雷泽老祖只能用封号虚空争取宝贵的一千息!
  若是一千息之内,他能杀死人参仙,熄灭口袋内的紫色天威,或许还有保住封号的希望。
  若办不到此事…可恶,办不到也得办到!毕竟此事攸关小师叔的性命!
  “你疯了!你竟以封号虚空强控第四步的天威!你难道打算舍弃苦修而得的封号虚空吗!牺牲封号虚空,只为与本仙战上千息不败,简直愚不可及!”人参仙大吃一惊。此刻他所驭使的紫色天威都被风伯口袋吸走了,没了紫色天威,他本人并不是雷泽老祖的对手,毕竟雷泽老祖可是一名封号准圣,法力也比他强!
  雷泽老祖理都不理人参仙,他只有宝贵的一千息,根本没时间废话!一千息杀死一名准圣,就算他比人参仙略强,此事也是几乎无法办到,可办不到,他也得办!
  万古真身,现!
  风神剑,给我爆!
  大风鼓,给我爆!
  吹灭扇,给我爆!
  散风鞭,给我爆!
  所有法宝,通通给我爆爆爆!
  以所有爆风之威,以我自身三成血液,化千里灭却之风,给老夫杀,杀,杀!
  雷泽老祖好似疯了一般,不惜代价地引爆后天、先天法宝,这是他所有家底,但此刻全部祭了出去,便是自身血液都疯狂献出,终于炸出了一式禁术。
  于是场面上,顿时出现了人参仙被雷泽老祖暴打的一面,没有紫斗天威来狐假虎威,人参仙根本算不得准圣中的强者,哪里是封号准圣的对手。
  但见人参仙被雷泽老祖打得浑身是伤,精血不断洒落长空。北海真君等人起初只是默默看着这场对决,等待着雷泽老祖千息之后被人参仙反杀。
  但当众人不经意溅到人参仙的精血,忽得齐齐目光一亮,有了贪念。
  “好恐怖的药力!这人参老仙虽有天道魂身份,到底还是根神山参,若能将其吞吃…”
  那贪念生的快,去的也快。北海真君等人可不敢贸然去赌,万一好处没贪到,结果却被紫斗天威反杀,那可就得不偿失了。
  …
  另一边,纯阳祖师和灵芝仙交起了手。
  这纯阳祖师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,藏在避天棺里好似一个废人,此刻对上灵芝仙,终于当着世人展露出了他的强大实力。
  灵芝仙的紫色天威厉害是不是!
  老夫撒钱给你封印了!
  灵芝仙的遁术似乎也有高明之处,没关系,老夫继续撒钱,给你遁术也封印了!
  什么!这灵芝仙本身也会喷火,且喷出来的火焰居然可以烧伤他撒出去的钱!
  看来是撒的钱不够多啊!
  那就再多撒十倍好了!
  漫天金钱落下,灵芝仙根本不是纯阳祖师的对手,竟是被纯阳祖师压着打,连反抗都做不到!
  他好歹也是一名一万零五百劫的准圣啊!
  竟比纯阳祖师弱这么多吗!
  凭什么!
  凭什么这厮一丢金钱,他的神通就使不出来,通通被封印!
  就连法宝也用不了,一用就封,凭什么!
  “因为老夫有钱,就可以为所欲为,这便是老夫的道,钱能通神!”纯阳祖师王之蔑视看着灵芝仙,一副老子有钱天下无敌的暴发户姿态,之前视死如归的紫斗仙修气质早被他丢到九霄云外了。
  “这纯阳老儿竟这般强!若换成是我对上他,我的一身神通多半也拿他没办法…”北海真君着实被纯阳祖师吓到了。
  纯阳祖师表现出的统治力太可怕了,战场上的表现完全不像是一名一阶准圣,根本就打出了远古大修级别的统治力!
  毕竟,一阶准圣面对二阶准圣绝不可能被压得毫无脾气,至少也能还击一二才对。
  能将一阶准圣压制到如此地步的,只有远古大修啊!
  “想不到这吕纯阳竟是大修实力!这老货藏得太深了!”
  “想不到,真是想不到!”
  “不愧是发明了避天棺的人,果然不是等闲之辈…”
  北海真君带来的帮手,皆是内心剧震,看纯阳祖师如看怪物。
  这些人却不知,莫看纯阳祖师战场上好似不可战胜一般,其内心郁结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  纯阳祖师表面上在孤傲装逼,内心却在肉疼泣血:他这是在打架吗,他这是在砸钱啊,这是在用钱专治不服,每一息都要用掉无数道晶,无数天道银,天道金!
  那么问题来了,钱有用光的时候么…
  等钱用光了,他也就打回原形,重新回到普通封号准圣的实力了…
  “按照这个砸钱速度,我最多还能支持两千息…两千息啊两千息,宁兄可莫让我久等!快快办完事情来帮忙吧!还有,事后一定要弥补老夫的损失啊!不然老夫这辈子吃你的,喝你的,死皮赖脸赖着你也要把这些钱赚回来!”
  …
  最后一处战场。
  鱼主面对的是一万二千劫法力的鹿茸仙。
  这鹿茸仙是三名紫面魂中的最强者,但却是最胆小的一个,生怕鱼主也有某种手段收走他的紫色天威,然后吊打他,所以一直将紫色天威收在周身护卫,根本不敢将其拿来攻击鱼主。
  毕竟和雷泽、纯阳相比,鱼主的外在修为最强,乃是堂堂二阶准圣!
  且鱼主还是一名剑修,剑修以攻击强大著称,若无紫色天威守护,鹿茸仙有十成的把握确信,自己会被鱼主百剑之内斩杀!
  幸好,他有紫色天威护体,所以这种假设根本不成立!
  “哼!你的同伴支撑不了太久,等他们一个个落败而亡,我的同伴变回来夹攻你,届时你只有死路一条!”鹿茸仙一面和鱼主对峙,一面出言干扰鱼主的内心。
  “放心吧,鱼某会在二位道友败亡前杀死你的,即便此举可能付出巨大代价!兵解式!”
  “你疯了!哪有剑修一开场就兵解自身,牺牲性命化剑杀人的!别杀我,啊啊别杀我!”
  兵解式,几乎是用之必死的剑术,可见鱼主相助宁凡的决心了!
  不只是鹿茸仙被鱼主吓傻了,就连同阵营的纯阳、雷泽都被惊到了。
  震撼之后,是自愧不如的敬服。急人之义,竟能豪雄至斯,当世剑修之中,再也找不到第二个鱼主这样的任侠人物了。
  …
  宁凡沉默了。
  他没有想到,自己炼功德伞的最后一步,竟会引来三名紫面天道魂的围剿。
  更没有料到,会有三个人替自己阻挡了紫面魂的袭击。
  宁凡手持着接近完全体的功德伞,立身于清浊二气交织的天地崩溃当中。
  他悄然散出雨术,默默注视着一切,在他散出雨术的同时,北海真君微微皱眉,显然注意到了雨术。
  同样是雨之掌控者,宁凡的雨术到底还是瞒不过近在此地的北海真君。
  “哼!懦夫,友人替你挡劫,你却躲在一旁,还不速速现身取死!”北海真君自言自语道,身旁的人皆是错愕,不明白北海真君为何说出这等言语。
  不过北海真君深信,自己的话语,宁凡一定听得见。倘若此子受不得激,当场现身,那是再好不过,如此就能加入战局,和那些天道魂打个两败俱伤了,届时不论是宁凡还是三名紫面魂,都将成为他的渔人之利…
  人参仙也好,灵芝仙也好,鹿茸仙也好,似乎都很补呢。
  若无机会,他们自不敢对持紫斗天威者出手,但万一有机会呢…
  …
  宁凡听到了北海真君的言语,不过并没有给出任何回应。
  他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小子,不会被三言两语所激,当然,这并不代表他的内心平静如水。
  正相反,此刻的宁凡,浑身血液有了温度,有了滚烫,好似沸水翻滚,好似烈火熊熊燃烧。
  似被什么人的热血冲动感染。
  又似在愤怒,愤怒于鱼主此刻的牺牲,愤怒于纯阳祖师与雷泽老祖所遭遇的险境!
  可他不能离开此地!
  此刻的功德伞只是接近完全体,但却没有真正炼成,这样的功德伞已经具备了真正功德伞的庞大力量,但因为其形未固,一旦宁凡中止炼制,此伞便会爆开,继而释放出所有力量。
  以爆炸的形式释放!
  功德伞是第三步之物,此物若是爆开,整片岁月海、整个遗世宫都将卷入其中…
  “我本孤身一人,故而无论在哪里闭关都无所谓,亦不惧来犯之敌,更不惧此事引发的后果。却不料,会有人替我挡劫…嗯,看来日后不该如此随性了,总不能让无关之友卷入自己的麻烦事…”
  朋友…
  此刻的宁凡,赫然将雷泽、纯阳、鱼主当成了朋友。
  即便他与纯阳只有利益接触,与鱼主甚至谈不上一面之缘。
  可这一刻,他还是自作主张,将这些人当成了自己的朋友。
  他的朋友很少很少,但若是这种可以交托生死的朋友,他并不介意多交几个的。
  没有人喜欢孤独,只有为了守护什么时,才会选择孤独。
  “好了,功德伞,让我们快点做完最后一步吧,我赶时间。说起来,人伞交融这种事情,应该不用我教你吧。就算是伞,好歹也是灵性不弱的法宝,应该也懂得何为交合才对。嗯?你不愿,你居然不愿与我这位主人结合?这样不好,很不好,毕竟你不与我真正结合,便无法真正的人伞合一,我的意思你懂吧?哦?原来你只是在害羞,身为斗天玉伞时从未有过这种经历?其实并不是十分排斥此事?如此便好,我是真的不喜欢用强,你能主动再好不过。”
  无人察觉的隐秘角落,神奇的一幕出现了。
  宁凡居然开始和一把雨伞说起羞羞的对话。而后,又发生了一些无法形容的事情...
  身处宁凡识海的蚁主,简直被这人神共愤的画面羞到无地自容!
  “世间有无数种人伞合一之法,他竟选择这一种,世间怎么会有这种异类!”
  …
  不知过了多久,站在雨龙之上云淡风轻的北海真君,陡然间有了感应,而后气得吐血!
  他气得脸都绿了!
  更气的怒火冲冠,对了,就连那些冲出天灵的怒火都是绿的!
  绿了,绿了,绿了…
  “无耻小儿!你该死!该死!你竟连伞都不放过!你竟敢对老夫命中注定的未婚妻做出如此行径!我杀了你!我杀了你这个畜生!啊啊啊啊,宁凡小儿,我不杀你,誓不为人!”
  这一刻,北海真君气得吐血了,所有人都被北海真君的诡异吐血吓到了!
  默默侍立在北海真君背后的扶苏尘,大感莫名地看着自己的师尊。
  他早已经暗中得知,自己的未婚妻北小蛮被宁凡得手了。
  自己被宁凡绿了没错。
  怎得连师尊也像是被宁凡绿了一般,竟口口声声说宁凡抢了他的妻…
  等等,师尊什么时候有妻子了,其妻又是何时被宁凡所抢,简直莫名其妙啊…
  

Snap Time:2018-12-16 10:41:27  ExecTime:0.102